阅读新闻

日本首相安倍再向靖国神社供祭品 曲线参拜拉拢右翼

发布日期:2019-05-19 19:49   来源:未知   阅读:

  在此次春季例行大祭的第一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再次采取供奉“真榊”的手段,完成“曲线参拜”,其内阁成员中也有多名“常客”前往。拜鬼是日本右翼的“秀场”。去年10月秋季大典期间,共有85名国会议员参拜,而此次春祭还要持续两天时间,不知又会有哪些日本政要现身。

  日本战后共有15名首相参拜过靖国神社。其中,小泉纯一郎任内曾6次拜鬼。日媒报道说,安倍首相2012年12月第二次执政后,于2013年12月26日参拜了靖国神社。此后,在春季和秋季例行大祭期间均未前往参拜,而是供奉了“真榊”。官房长官菅义伟在21日表示“首相供奉之举是私人行为”。

  日媒还分析,安倍不参拜“可能是认为在朝鲜持续开发核导的情况下需要顾及中韩两国”。“大家一起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会”会长、原参议院副议长尾辻秀久在参拜后,对安倍未再参拜一事表示:“我认为首相应优先考虑国家利益,进行综合判断。”

  每一次安倍没有亲自前往靖国神社参拜,都有一套“说法”。比如去年8月15日未去参拜,政府人士给出理由是“因为安倍9月要赴中国杭州出席二十国集团峰会,并与中方领导人举行中日首脑会谈,不便破坏气氛”。但安倍的夫人安倍昭惠2015年12月公然参拜,被指“以谋求作为安倍支持基础的日本保守势力和右翼分子的理解”。显然,这些更多是安倍安抚日本右翼的说辞。为稳定政治基本盘,安倍必须对日本右翼阵营有一个交代,所以每次都不会忘了“上供”。与此同时,安倍又是一个身段非常柔软的“务实”政客,他尽量减少公开场合的刺激性言行,私底下则一步步推进右翼主张。这就是人们感觉右翼幼儿园风波、教育领域新增“刺枪术”科目、推《教育敕语》和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等军国主义的东西,好像一夜之间从日本冒出来的主要原因。这也揭出了安倍没有次次亲自参拜,但日本右翼势力并没有过多追究的隐情。

  值得警惕的是,此次参拜的国会议员中,在野党方面也人数不少。最高顾问羽田雄一郎、日本维新会总务会长东彻、“日本之心”党党首中山恭子等重量级人物都进行了参拜。对于日本朝野都呈现右倾化,日本一些舆论也表示担忧。雅虎日本网21日援引日本政论家中村仁的话说,安倍首相领导的政权被认为越来越偏向右翼,安倍内阁的不少成员参加了右翼政治思想组织“日本会议”,围绕修宪、天皇制、爱国心和靖国神社参拜等问题不断掀起波澜,导致政权右倾化日益明显。日本“每日新潮”网刊文称,安倍首相偏向于右翼的姿态已众人皆知。保守的政客、舆论界人士和教育者与首相结成同盟,成为支持安倍政府的基本盘。

  一位韩国教授21日晚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此次春祭日本右翼的参拜规模相对更大,加上近几天日方舆论极力渲染朝鲜半岛危机,这些在一定程度上是安倍政府“活用”现实于国内政治。他认为,安倍目前丑闻缠身,急需要运用一些牌,增强右翼政客和右翼民众的支持,以稳固自身地位,转移视线。

  中国社科院日本所学者卢昊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以献“真榊”的方式“曲线参拜”,已成为安倍应对靖国神社问题的“固定套路”。在当前政权支持率因森友学园丑闻下滑的情况下,安倍在敏感的靖国神社问题上“求稳”,既打算稳住保守政治势力基本盘,又计划避免引起争议,这也是吸取了2013年底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引发政治大风波,甚至招来美国批判的“教训”。但与此同时,日本国会议员和保守政治团体“集体参拜”的规模有增无减,姿态也越来越公开化和嚣张,这充分反映出日本政坛总体保守化的加强。

  发布会当天恰逢七夕,尽管黄贯中因忙于工作无法来到现场陪伴爱妻朱茵,但现场媒体和观众都被这对演艺圈眷侣狠狠撒了一把狗粮。朱茵当场向老公告白:“无论何时何地,他都是我的唯一。”

  李鹏选择了后者。多年后,他解释了其中的缘由:“我愿意先到水电基层去工作,根据以往的经验,国外学生回国后,如果不与革命和建设的实际相结合,迟早是要碰钉子、白小姐龙虎霸网站。犯教条主义的毛病。为了使我学的书本知识和生产实际有一个较好的集合,还是应该先到基层去工作。”

  但是,2019年1与9日,贝佐斯在Twitter上宣告与成婚25年的妻子MacKenzie Bezos的音讯震动全球。现在,贝佐斯配偶与亚马逊官方均未对两人将怎么分配巨大的产业进行表态,也不清楚二人是否有过婚前协议,但商场估计MacKenzie Bezos最终将取得相当大一部分的亚马孙股份。

  “你们集装箱有出口的吗?”习近平问。“60%是外贸,40%是内贸,内地港口很有潜力。”顾强生答。习近平问吊装设备是哪里制造的,顾强生说:“都是国产的,有武汉工厂制造的,有无锡生产的,港口整体设备与世界先进港口是一样的。得知中国企业的港口设备制造能力在世界上名列前茅,习近平满意地点了点头。